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14 12:48:48

                                                        在根本利益上,应该说现在中美双方的矛盾是清楚的。中国到底为什么会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被当成新冷战的主要矛盾?原因还得从金融资本说起,我们都知道,当金融资本集团崛起,他们内部开始斗争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其实是一个争夺谁更多占有货币结算和储备份额的过程。中国原来可以说忽略不计,近些年开始上升,最高也不到百分之三。于是,西方开始接纳中国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一篮子货币,中国在里面的地位也只有百分之二点几。

                                                        当时在中国的上层建筑,大部分人都是打仗打出来的,都是农民出身,没有接受过现代教育,还不太会管理现代工业,所以政府部门也得苏联派专家,军队也得按苏军方式等等。最终实现了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全盘苏化,客观上把中国打入了苏联阵营。中国刚刚摆脱殖民统治,变成一个独立主权国家,但很快由于朝鲜战争而不得不依附于苏联。新中国成立到朝鲜战争爆发,一年的时间,中国就被迫加入苏联阵营,开始推进全盘苏化。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应该说是军队第三次大换装,接着政府部门健全完善,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的苏化过程非常快。从1953年开始提出要改造成社会主义,到1956年完成所谓对私人资本和对农村个体农民经济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上就完成了一个参照苏联体制建立的国家体制。这个改变对中国来说,等于是开始纳入老冷战的体系之中。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金融衍生品交易成为一个重要的吸纳货币的领域,金融资本的增长速度犹如脱缰野马。从那时起,这个世界的经济增长就以所谓的交易增加值来作为其增长的主要部分,这在GDP的统计方式中体现得很明显。在此背景下,原来“一个世界两个体系”中的苏联东欧体系,因为传统的马克思主义是严厉批判金融资本的寄生性、腐朽性和垂死性,因此苏联东欧体系是没有进入货币化的,经互会体系一直坚持实体经济的换货贸易。这个体系主要以物易物,所以货币并不起一般商品交换的中间作用,更不可能发展出金融资本及衍生品交易。如果按照GDP的统计方式,其中主要是统计交易的增加值,那么当然整个苏联东欧的经济增长量看起来很低,甚至在生产过剩时期是下降的。而美国因为货币大量增发,金融衍生品交易膨胀,GDP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增量也就越来越大。

                                                        那么在这两大稳定战略之后是什么呢?第三个是新基建。以新基建的低消耗来形成稳定增长的条件,包括大家都知道的5G、大数据体系、人工智能体系等的建设。这些能够在原有产业内部形成挖潜的条件,比如,食品产业,如果有大数据进来支持,它就会很大程度上节约成本,提升效率。这套所谓新基建还包括绿色生态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应该属于我们应对新冷战所带来的非理性挑战的根本举措。乡村振兴、城乡融合、新基建等等这些,都是来支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战略”的新发展方针。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美军支持的美金,美金需要的美制,美制需要配套的美言,这“四美”,其实等于美国对所有拒不认同、拒不屈从的国家有降维打击的能力。原来在中国人民币没有形成一篮子货币的汇率体系之前,我们是咬住美元的,整个1990年代一直到新世纪前十年,我们是紧盯美元汇率。美国的金融当局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凡属于紧盯美元汇率的,都得跟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来做调整。我们也都知道,美军制定的作战方案,几乎是世界上都必须要跟从学习的。因为它代表世界上最先进的水平。美军支持美金,美金要求美制,世界各国都得按照美国的制度体系来改变自己,当然世界都接受美国的话语体系,这个过程实际上对个所有想要不跟从,想要维持自己一点独立利益的国家来说,都会意味着重大的危机。

                                                        各种推演都很清楚,并不是什么阴谋论。所以客观来看,中国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局面是非常严峻的。自从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所采取的这些措施,尽管让整个上半年经济下降幅度并不大,特别是第二季度还有增长,形势似乎是有利的,但请大家注意,二季度的复工复产是在什么模式下做的呢?基本上还是按照原来的全球化路径继续推行,仍是按照过去粗放的数量增长。因为急于复工复产,否则就要大量失业,还有很多企业要倒闭。

                                                        当大量发展中国家都开始接受西方投资的时候,就给了西方金融资本经济一个空前的扩张空间。正好中国处于一个要素价格的低谷,因为前几十年为了国家工业资本的原始积累,人为压低了劳动力的价格,大家拿的工资都很低。记得1970年代的时候,我那时是全民所有制的职工,工资只有30块钱;更早之前我当兵的时候,第一年只拿6块钱,第二年7块钱,第三年8块钱。那时候普遍低工资,且农民得到的分配也是非常有限的。整个国家把所有的劳动者所创造的剩余,由国家占有了之后,直接用于扩大再生产。

                                                        1996.10--1998.07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助理(正处级)(1995.09--1998.06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管理工程系管理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毕业,获管理学硕士学位)

                                                        除了美制这套软实力,第四个就是美言,美国的话语体系,也是非常重要的软实力。因为在整个教育领域、文化领域等,几乎都是美式话语主导世界。从1990年代中国的高等教育、科研体系等纷纷向美国转制,于是乎我们现在大部分高校基本上充斥着美国学者的著作,以他们的教科书为蓝本来形成我们的教材体系和教育体系。在市场上,很多人都是欣赏美国的文艺作品,欣赏美国好莱坞大片,这一套软实力基本把我们覆盖了。

                                                        【#赵立坚用黑客帝国回应美要建清洁网络#:#美国要的不是清洁网络而是美国网络#】据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问斯洛文尼亚期间同斯外长签署了有关5G网络安全的联合宣言,蓬佩奥称,这反映了我们保护公民隐私和个人自由的共同承诺。此前,蓬佩奥在捷克也谈到共同建设“清洁网络”。